全國最悲情ㄟ城市 ― 伊ㄟ名叫林園   黃健君 撰

[FrontPage 儲存結果 元件]

悲情城市():石化陰霾

◆◆咱的訴求應該有理

林園ㄟ悲情與機會,您不能不知不曉?

拼經濟,豈能以林園人的生命作賭注?

林園人賠了夫人又折兵,政府豈能坐視不管?

呼籲大家鄉親逗陣行為咱ㄟ後代爭生存,為咱ㄟ子孫逐美夢

 

◆阮的故鄉似鳳凰般ㄟ美麗已不再

自古流傳,海之涯-林園庄,是一個最美麗的鄉村。阮深深地感念老天恩賜有山有海又有大河,整體空間襯托著青山綠水海藍,山明水秀,真是個好山好水的好地方林園的發跡,自古以來有脈絡可循,因佔地利之便,無論是南島民族原住民落居、唐山兄過台灣或是軍隊登陸入台,皆是最佳移徙孔道。古有鳳凰鳥傳說、林半仙人物傳奇…等事蹟,並且擁有鳳鼻頭史前文化遺址、鳳山丘陵、日治時期古坑道、清水巖(巖仔)、林仔邊舊街市集、王公廟會、下淡水溪口、汕尾與中芸漁港、台灣海峽自然海岸、水域、溼地及天然地景…等自然人文景點,漁業人口最多,養殖業最發達。正是天然人文薈萃處,地靈人傑,文化悠久,資源物產豐富。此優越條件,當可譜成山海河之戀曲,塑造文化與產業之再發展,是一個具有發展潛力的新故鄉。

◆一份悲情兩行淚

自民國六十二年政府推動十大建設,在林園建立石化工業區(佔地三百八十餘公頃),占用了林園鄉八分之一的土地,使林園變成為一個石化重鎮。當初時政府和工業局官員騙我們說:「可帶來地方繁榮發展,提供林園人許多就業機會,以後大家都有工作做,不必再風吹日曬耕田與討海了。」但事與願違,美麗謊言,事實證明政府是為了國家的經濟發展與社會繁榮。犧牲了林園的自然環境、生命和財產,不但使鄉民失土,石化工業並帶來嚴重的污染,美麗家園不再。在政府長期忽視不負責任之下,忍無可忍,林園人發聲怒吼,終於在民國七十六年衝爆臨界點,爆發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之全國首創環保抗爭「林園事件」,幾乎一發不可收拾。試問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生命權和財產權何在? 

◆後林園事件的省思與悲哀

人命關天,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政府官員早就應該知道會發生事故宜未雨綢繆並做好一切防範措施。事情不幸發生後,林園人之痛及犧牲的無限代價,也因此引起全國人民和政府對環境權與生活基本權的重視。但政府不負起責任錯誤引導視聽,使大多數不知情的國人,誤認為林園是一個工業污染地區只會抗爭,林園人是暴民對林園產生了負面的壞印象。

自林園事件以後:

一、被譏為污染抗爭之地與疫區齊名

林園地區被政府從中央至全國民眾,不論產官學研社輿民,常被譏為污染之地,以污染知名度與疫區畫上等號,似被棄置於死地。林園人被塑造成男無情女無愛祇知抗爭要錢據出外林園人ㄟ子弟稱,每當朋友問起來自何方?都不敢大聲啟齒說出林園ㄟ名,如說出當會被人譏笑。

二、當初缺乏整體規劃建設,現今重大建設又獨缺,而被邊緣化

中央政府對林園工業區1,100億元/年產值,為台灣創造的經濟貢獻視若無睹,重大建設獨缺林園(如捷運、快速道、台十七線拓寬、聯外道路、大型公園、休閒遊憩觀光區、水岸規劃、藍色公路…等),而有意被邊緣化。打從民國六十二年至六十五年工業區開發後,因公共設施及綠地不足(依法令規定不得低於全區面積30%),影響生活環境品質,整整將近三十年,幾乎保留原狀,這三十年來政府為我們做什麼?總歸一句話:毫無寸進,短視近利。

三、惡名昭彰,眾人皆知,國人不敢前來

根據環保署提供環境品質林園空氣品質之空氣污染指標值,經常出現在標準值以上(尤以每年十二、一、二、三月為最),對居民之健康影響甚鉅。且每日ICRT透過廣播全國國人皆知,呼籲國人最好不要到林園,更進一步長期影響林園鄉地方產業發展及鄉民收入,包括休閒旅遊、購物及農漁特產運銷,一聽說是林園的農漁特產,只要貼上「林園特產」標籤,鐵定市場毒藥,就沒人敢買,其情何以堪?

四、政府漠視林園人的生命,對生命不尊重,林園人生命不值錢

林園區環境品質奇差,國人皆知只有善良樸素的林園人不知實情,環保署未明確告知或警告林園人提高警覺心,提出因應之道。根據醫學報導林園鄉民罹患癌症死亡率高,特呼籲政府應以重視,尤其經濟部工業局和高雄縣政府環保局,不要祇為政府經濟著想,而犧牲林園鄉民的健康,拿林園鄉民之生命開玩笑。否則,蒐集醫學研究報告或委託專案研究,如發現有顯著關係,將聯合死亡家屬訴之賠償救濟,其後果堪慮。

五、污染之地,房地產下跌慘重,財產暴損

房地產市場,報載一棟工業區地段房屋拍賣從五萬叫賣起,全國哪有這麼便宜的地方?田園無人問津,財產權長期遭到損失,財富因而縮水,政府不聞不問,這是誰之過?誰叫你身為林園人,送你一桶汽油及一支番ㄚ火,去死吧!

六、土地流失,財產權沒保障

記得民國62年以前,林園海岸很美又很多沙堆積,小孩們可在其上奔跑與溜滑,林園沿海生家性命賴以屏障。但自民國62年6月政府核定由經濟部工業局開發林園工業區,就林園三和庄土地計388公頃進行開發,並於64年完成。因開發當時並未作環境影響評估,所有填土方係由高屏溪口抽沙填陸,抽沙之多不計其數。然因高屏溪係沙溪,是靠流沙出海回補沿海流失沙岸使達到均衡,大量抽沙結果造成環境失衡,林園沿海沙岸因南海海潮所流失部分,無法由高屏溪流沙填補注,海岸被侵蝕,無數民家被海浪吞沒,家破人逃,其情何以堪?誰來關心憐憫,鄉民僅可無語問蒼天!

七、空污費、營業稅上繳中央,無回饋在地林園鄉

林園工業區年產值一千二百多億元其中空污費、營業稅,每年達數億元,真正回饋林園鄉的有多少?俗話說:「生雞蛋的沒,放鷄屎的有。」放眼看國內無污染地區建設一路發, 而林園重大建設獨缺豈有此理?明明乎伊石化工業區帶衰。

八、中油五億基金以其利息回饋,因利率下降無補注差額不合理

中油石化事業部就三輕、四輕回饋金,以提撥五億基金其孳息回饋地方,當年年利率7.5%,利息將近四千萬元。所作回饋項目計有:兒童營養早餐、獎學金、敬老及生育金補助、家用瓦斯等。然現今利率下降為1.5%,連僅剩下的家用瓦斯都發不出去,如將來零利率時,不但沒有回饋,而且還要繳交保管金。天下哪有這種回饋的道理?真無奈,這是那一門騙術?

◆大限已將到,林園人將何去何從

三輕、四輕大限已將屆至,政府宥於國際競爭壓力和國內市場迫切需求,雖以去瓶頸化方式,來拉高產能,無視阮林園人的想法,中央政府閉門造車一意孤行,雖救得了一時,但救不了一世。不要以為阮林園人被蒙在鼓裡,無知好欺負,但總有一天會等到您,壽命該終。我們會了解由以上歷年來的痛苦經驗,多少的悲情與無奈,可知政府毫無誠意,也沒此能力解決,我們不會再相信政府了。除非政府事先能聽取阮鄉民的心聲,採納居民的意見並與我們建立良好的夥伴關係,事先徵詢林園人要過什麼樣的生活?能未雨綢繆。否則,屆時一切都不用談了。去石化陰霾,阮林園ㄟ鄉民也不要石化工業了,請留給阮林園後代子孫一片淨土。

more…http://tw.myblog.yahoo.com/jw!uBkqtt6eGRkrOV5qny_5taiR5A--

 

 

[FrontPage 儲存結果 元件]

悲情城市():西公山慘案

◆你可知道林園鳳鼻頭遺址深藏多少冤屈與無奈?

處居於鳳鼻頭,聳立五千餘年

山明水秀勝景,馬卡道族原鄉

政府豈可藉開發新社區之名,以行破壞古蹟之實?

 

◆報!…,最擔憂的事件終於發生

「慘了,西公山龍虎喉被破!咱麥按怎?咱…」我[1]一大早來到林園鄉公所上班,電話鈴聲響起,拿起電話聽筒傳來那端緊急呼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會使大哥型的中門村長林本源先生那麼要緊呢?說起這位林大哥,他是林園鄉家喻戶曉並經得起大風大浪的風雲人物,也是台灣大哥大,他曾攻讀過綠島研究所,深造期間與施明德、陳啟禮、羅福助、顏清標等是同學,一起合唱過綠島小夜曲。為何會使這一位頭號人物那麼關心?細探究竟原來是如此這般,代誌哪會這呢那大條?是誰毫無忌憚強勇無比,是何方神聖法力 這麼高強,能一舉攻破它。來者是誰?快通報上名來,我輩一定號召鄉親組織義勇隊,誓師討伐,跟他決一死戰。經探馬來報,原來對手它是大官虎巨人高雄縣政府,聽說它神勇難擋又能使出公權力,很難對付,其手持 尚方寶劍,動輒會以妨礙公務就地問斬,怎麼會是它。 

遺址龍虎喉出入口-左青龍,右白虎

施工後右白虎被毀之殘骸

 

◆鳳鼻頭史前文化遺址,原住民的原鄉桃花源

說起林園,顧名思義它是林木的原鄉,亦是原住民的原鄉桃花源。位於高屏溪(昔稱下淡水溪)出海口,是一沖積凸起平原,西北端倚鳳凰山,東臨高屏溪,南瀕台灣海峽與小琉球遙遙相望,形勢險要,土壤肥沃,山明水秀,地靈人傑,是一處有山海河文化背景內涵的魚米之鄉。

鳳鼻頭遺址,位於高雄縣西南方,與高雄市的小港區相臨,是屬於林園鄉,昔皆為鳳山縣所轄。此遺址為日治昭和十六年(1941)金子壽衛所發現,昭和十八年(1943)國分直一做過地表調查,而後考古家坪井清足服兵役時,於遺址挖戰壕時挖到部分的文化層。台灣光復後,台灣大學教授張光直於民國五十四年(1965)進行挖掘調查,民國八十九年經內政部公告為國定級古蹟,現以中央研究院歷史學者劉益昌教授鑽研頗深。

鳳鼻頭遺址屬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其文化內涵包括大坌坑文化層,年代大約在西元前5200年至4400年之間;牛稠子文化鳳鼻頭類型,年代大約在西元前4700年至3500年之間;鳳鼻頭文化年代大約在西元前3500年至2000年之間。該遺址不僅含括不同的文化層,而且面積亦廣,為台灣地區重要的史前遺址之一。出土遺址主要為陶容器碎片,有繩紋陶、彩陶、泥質紅陶、灰陶。此外也有石斧、石刀、箭頭等石器,以及魚骨、貝類、獸骨等化石。

鳳鼻頭遺址和高雄打狗山(今柴山)的小溪貝塚,是西拉雅族馬卡道 支族的發祥聖地。馬卡道支族,原居住於鳳山地區到高屏溪流域,再擴及至高雄市的柴山地區,自從漢人來到以後,被迫陸續遷徙大社、仁武、大樹、旗山等地,後來又南下屏東,沿著大漢山的浸水營古道,越過到台東後山去避難。

◆是誰?最不重視文化遺址

鳳鼻頭遺址,比中國的皇帝誕生還早,應該冊封為「聖地」,善加以保護。據國內歷史學者劉益昌研究指出此遺址的重要性,它顯現多層位疊壓的多文化層位,提供了台灣西南部史前文化的發展與序列的線索,並啟發了台灣細繩紋陶文化來源和性質的討論,若依內政部評定遺址文化資產價值的等級,本遺址可排列第一,而和八仙洞、卑南、 圓山和大坌坑等四遺址同達國家一級古蹟的標準。

國人為何這樣不重視呢?應該是受「大漢沙文主義」蠱惑,非我輩之類,事不關己的心態。但如加以尋根考究,南島語系民族最早大約在八千年前,從亞洲東南部,也就是緬甸北部一帶及台灣;又在七千年前,開始橫跨大洋進行大遷徙,並陸續散布於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兩萬多個島嶼,西邊到達非洲邊緣的馬達加斯加島,南邊到達紐西蘭,東邊到達東太平洋的復活節島,語言有五百多種,人口有二億多人。而台灣正是南島語系民族遷徙的第一站,是他們的原鄉。

溯自漢人移徙台灣,唐山兄過台灣,跟原住民通婚湠香火,也僅有五百年來歷史。話說「有唐山公,無唐山」,可能你我都流著原住民馬卡道族的血液,這塊遺址土地是我們老祖宗所留下的家園,宗廟黃鐘千萬不蹚毀棄。但現今政府不加重視,林園人亦不關心,除在遺址上農民種植果樹外,雜林、荒草和墓地亦處處可見,遺址又因闢路、整地及造墓而暴露於地表的情形也相當多。真是「先自侮,而後人侮之。」在此不疼 爹不愛的環境下,其後果實令人堪憂。

◆官商連橫難擋,惡夢終於來臨

台灣光復後,此遺址因軍方設施需求,基於國防至上原則乃列為保護區,受到相當保護。嗣經以「開發為新社區,促進林園鄉之發展」為名,基於土地所有權人之請求,於第二次大坪頂以東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期間,高雄縣政府都市計畫單位,將原計畫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2],並劃設公兒、廣停、道路、綠地等公共設施用地,附帶規定以區段徵收方式辦理整體開發為新社區,該都市計畫業已完成法定程序,經縣府九十年六月八日府建都字第九二二一九號公告實施[3]。本區段徵收範圍內土地,經規劃整理後,區內可建築面積扣除土地所有權人領回抵價地面積,預計剩餘可標售土地面積約0.五六六九公頃。本區開發經費預估約六九、六九三、三00元;可標售地底價,參考鄰近地區開發完成後地價每平方公尺約一萬三千元(實際不只),保守估計土地處分收入約為七千三百萬元(可能更多),實為有利可圖。

高雄縣政府稱:本案工程設計及施工階段將邀請古蹟主管機關及專家學者指導,朝向古蹟公園規劃。公園開闢時以低調施工方式處理,重疊地區不作開挖,不建硬體設施;公園開發完成後可作為民眾認識古蹟之橋樑。一番冠冕堂皇的說辭,言猶在耳,但為何說的和做的不同,政府是不是都這樣。

事件經過是這樣的,區段徵收開發係由高雄縣政府統籌辦理,其口口聲聲保證一定會注意遺址之保存與維護。自九十二年中施工後,該遺址東南隅已遭開挖水溝和道路工程破壞,首先發難者為林園鄉公所,一直擔心工程會損及遺址,責由古蹟主辦人林春成先生反映高雄縣政府文化局,於民國九十二年九月十九日會勘現場,文化局曾以書面資料要求施工單位暫停施工,待邀中研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於十月六日南下會勘。不料還等不到那一天,該遺址已慘遭繼續破壞,原古聚落進出口屏障的兩塊珊瑚礁巨石(即當地居民所稱之龍虎喉入口―俗稱左青龍右白虎)之右邊巨石已慘遭打破剷除,誰是兇手?誰發號司令?施工單位為何有恃無恐,為所欲為?然眾軍有罪,罪及主帥,縣老爺大人當如何給林園人一個交代。

◆林園風水地理被破,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據此防衛急先鋒林本源村長說道:「西公山祖靈地,千萬不要去侵犯它,否則災難將來臨。」傳說中,當地村民以前如進入此遺址砍材回家,當晚全家大小不得安寧。翌日,須攜帶金紙香燭前來膜拜求饒,始能力保平安。這次鳳鼻頭國家古蹟慘遭破壞,林本源村長即一馬當先要求停工,高雄縣政府不理地方民情,完全不尊重地方,主辦區段徵收單位還強詞奪理地說要將該等抗議者通知警察將以妨礙公務移送,事情因而鬧大。縣長楊秋興聞知於十月十七日率地政局和文化局相關單位主管前來查看,見遺址一角已完全被剷平,十分無奈表示,既然無法恢復舊觀,只好由主辦單位地政局在原址重新建造一個形狀相似的珊瑚礁岩,並在上面載明被破壞經過,以告知後人善加保護。此實為政府錯誤示範,明知故犯,理當號召鄉民興師問罪,痛加達伐。今日若土地開發業者是民間集團,又該當何罪?可能就地問斬。俗話說的好,只州官放火,不百姓點燈。

◆南島語系文化,林園不能缺席

此遺址五千多年來原住民就踮居,一直到漢人來了以後才被迫遷走,但大致尚能保持西公山遺址原貌,幾千年來累積之文化資產如今被這一代主其事者政府自破,其情何以堪?如何對得起後代子孫?其做法實在令人汗顏。政府為響應世界古蹟日,積極參與各項南島語系文化活動,但在台灣眾多的考古遺址中,沒有像林園鳳鼻頭遺址,含蓋那麼多層位的文化層,這豐富的文化資產。希望有關單位與群眾能夠重視妥善的維護,聘請專家學者恆久耐心的發掘研究,期待規劃為史前文化遺址博物館,並重建該聚落,使該國家資產成為社會文化教育及觀光的永續資源,並擠身世界級資產之列。

 

[1] 林園鄉公所主任秘書 黃健君

[2]依「大坪頂以東都市計畫(原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細部計畫」將座落林園鄉地區,範圍包括王公廟段苦苓腳小段及港子埔段中坑門小段之部份土地,總面積三.二六八四公頃。

[3] 當時林園鄉長是張美麗女士。

more…http://tw.myblog.yahoo.com/jw!uBkqtt6eGRkrOV5qny_5taiR5A--

 

 

[FrontPage 儲存結果 元件]

悲情城市(三):鳳凰淚            

◆身為林園人,你不能不瞭解鳳凰的身世

中國唐代詩人李白(ㄅㄛˊ)的“登金陵鳳凰臺”一詩[1]:『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ㄍㄜˊ)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龍鳳和鳴雙雙飛,蓬萊仙島齊齊落

高雄縣林園鄉是阮的故鄉,它瀕臨台灣海峽與下淡水溪的出海口,西北倚鳳山丘陵,是一個山明水秀,風光明媚的好地方。憶我童年時(1952),溪水海水魚蝦與我為伍,晨曦落日晚霞伴我走過,其樂也盈盈。尤其喜歡在沙灘或寬廣的草原上,抬頭觀看日月星辰的風采,經常流連忘返,甚至把阿母三番付四交代要早點回家的話,拋諸腦後。於華燈初上的暗暝最喜歡聽阿公阿嬤們說故事,盡興之至,有時說得笑到大人拉褲,小孩(囝仔)滲尿。記得以前居住鄉下還沒有電燈,夜晚家家戶戶都以煤油燈來點綴,常見滿天星斗窗前掛,銀河橫跨在天庭,此情此景今夕何在?現今我們所見到的城市光廊與昔日的星夜天空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相差太遠了。

阿公阿嬤說來津津樂道:「話說古早古早以前,在北方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龍和鳳飛,四海雲遊,來到蓬萊仙島,見此人間仙境竟流連忘返…。原來是在說神話故事。傳說中龍和鳳都起源于距今七八千年的新石器時期,而且是同步的。龍有喜水、好飛、通天、善變、靈異、徵瑞、兆禍、示威等神性;鳳有喜火、向陽、秉德、兆瑞、崇高、尚潔、示美、喻情等神性。

◆高屏溪口處,龍飛鳳舞地

高屏溪昔稱為「淡水溪」或下淡水溪,流域面積全台最廣,上游有楠梓仙溪、荖濃溪隘寮溪、美濃溪、濁口溪等匯入,其水量最大,來龍也最旺盛,龍隨水行,氣宇非凡。再依其所處天然的形勢觀之,如由小琉球外海向高雄方向航行,遠遠的就可看見三隻飛禽在空中飛舞,其中以鳳山這隻『鳳鳥』最大,威力也最強。牠居於三鳥之中,左邊青龍是東港大鵬灣的『大鵬展翅』,居於右邊虎砂的是高雄港[2]的『丹鳳朝陽』,三禽(丹鳳鳥、鳳鳥、大鵬鳥)齊飛向大海方向,小琉球是一顆龍鳳齊追逐的海上明珠,構成一幅"游龍戲鳳"景觀奇景圖。

無論如何,鳳凰來兮,有詩為證「天有奇鳥名曰鳳凰,時下有德民富國昌。」因此「鳳凰鳥」 便是一種吉祥昌盛的象徵了,這可是身為林園人的福氣,當引以為傲人的地方。阿公阿嬤還說,這裡小孩出生,是男娃就選龍,寓意"望子成龍";是女孩就選鳳,寓意"望女成鳳"。龍鳳和鳴,雙雙齊飛,這飛龍與鳳凰的戀愛故事,可說是膾炙人口,成為人間美談。使龍和鳳走在一起,一個是眾獸之君,一個是百鳥之王;一個變化飛騰而靈異,一個高雅美善而祥瑞。兩者之間美好的互助合作關系建立起來,飛龍和鳳凰相依相伴地在林園之地飛翔,這叫"龍鳳呈祥",此地必出貴人。

◆飛龍受困沙洲,鳳凰離我遠去

俊逸倜儻神采飛揚的藍衫公子飛龍與翠玉雪膚五彩光華亮麗的仙子鳳凰,在此過著一段很長的幸福美滿日子,但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天災接續人禍厄運降臨。你看看那貪婪的人類,那張青面獠牙的嘴臉,貪得無厭的到處掠奪。你可觀來,為引水而闢建水庫與攔河堰使河床乾枯,以休憩其名而大興低水護岸來跟河川爭地,為享受粗俗的富裕而排放廢污水和亂棄垃圾使河川蒙塵嗚咽,為保護橋墩而置放人工蛇籠阻斷龍子龍孫迴游路徑,斷送其繁衍繼起之生命!此種種人類不當的行為,造成龍困沙洲落得孤單,正面臨絕子絕孫之惡運。

鳳凰的遭遇亦不例外,下場也很悲慘。其景可回憶50年代的童年,在庭院玩騎馬打仗,殺氣騰騰般似的神勇無比,造成泥坑塵土飛揚,輸的一方總會跌的全身是沙,滿臉是土,那種景象就像極了今日的林園環境,那種灰頭土臉不是就像今日林園的臉譜。可是那種景象總會塵埃落定,對大地不會造成傷害,環境會自然調節,回復往常清晰;那種灰頭土臉,祇要帶到古井邊打一桶水就可清洗乾淨。但是現今人類的行為可大為不同,其在鳳凰山過度開發,林木大肆砍伐,濫墾、濫伐、濫倒、濫葬、濫抽,滿目瘡痍造成大地災難頻傳,人間厄運連連,是誰惹的禍?尤有甚者,空氣、土壤和水飽受污染,它受害的不僅是灰頭土臉之鳳凰,不僅是林園人的社區與村落,而是我內心的深處。

◆鳳凰哀歌聲聲唱,人間勝景幾時回

為了再次親近“鳳凰山[1]”尋找鳳凰蹤跡,三五好友相偕再走一次鳳凰山,那是去年春天(西元2002年)的事了,站在脊背上瞭望,往日俯察地面山川田野之理緻已不復見,但隱約可以看到海上明珠小琉球,發現龍珠現今猶在海面漂浮,可是遍尋不見當時飛龍與鳳凰的芳蹤,它們到底棲身何處呢?那種心情使我想起西漢知名的辭賦家司馬相如的『鳳求凰』這樣記載:「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翩翩兮,四海求凰…」。內心油然喊起鳳凰啊!妳在哪裡?飛龍啊!你身居何處?你讓我們尋的好苦,趕快出現吧!在心灰意冷之下,霎時回眸一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近觀咫尺處飛龍受困於沙洲淺灘,正在痛苦掙扎中,親像三更殘燈火,五更西方月。面臨垂死邊緣還叫著鳳凰伊ㄟ名,其狀慘不忍睹,情何以堪。那鳳凰呢?為何不見鳳凰哀鳴!同行好友說:「鳳凰早已飛走了,你不要在此做空尺夢了,趕快下山去吧!」可是我不相信,一直堅信鳳凰是不會離我遠去的。

話說鳳凰的災難,亦紛至沓來。同行好友道:「林園大勢已去,聽說先有林半仙[2]為報答農民盛飯之恩,鑿泉取水,在鳳凰側腹下插了一劍,生前又下摩咒,巧施反間計誤導林園人將其立葬在剪刀穴[3],就像為一把利剪裝上插梢,發揮了極大的威力,此剪刀正好在鳳凰鳥腳下舞動,鳳鳥飽受威脅,蕩了三魂,少了七魄介身於驚惶恐懼之中。」又說:「後有日本人於治理台灣期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為防衛中美聯軍入台,曾由鳳鼻頭開挖山洞,一直挖到鳳尾[4],鳳凰受不了穿腸剝肚之痛,已負傷哀叫而去!」更有人直言道:「這攏是林園人不加以珍惜自然環境,咎由自取及政府決策不當所致,在鳳凰山上濫葬、濫墾、濫倒、濫伐,破壞了大自然環境;尤有甚者,某些地方民意代表結合財閥曾標得工業區所需供應之材料,向政府取得許可之下,竟然在鳳凰山右翼側腹用炸藥開採石灰石原料。有些更鴨霸者據山為王,真是:『別項不會,專門飼老鼠偷咬布袋。』試想,他當民意代表也是我們選出來的,咎由自取這不能怪他,要忍它、讓它、莫管它,看他如何?加以林園工業區天天產生烏煙瘴氣,棲息環境惡劣至此,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鳳凰鳥身受此煎熬無法再忍受,此地留戀有啥用,已展翅高飛離去。這可說是林園人的悲哀!

◆期望鳳凰能歸來,再次擁抱阮林園

小時後,我總是喜歡在海邊抬頭眺望鳳凰山,也常常樂於晨昏時欣賞這美麗的倩影,最喜歡聽阿公阿嬤細說龍鳳良緣的故事。阿公阿嬤說:「沒有鳳,龍就是孤單的龍;沒有龍,鳳就是淒清的鳳。」如今思想起,卻是萬般的無奈與不捨,思考著人類不尊重大自然,生態屢遭破壞,人云:「泰山轉移必有因,東海乾涸非無由。」是否因此,鳳凰離我遠去。

我內心吶喊著:「鳳凰啊!快回來吧!你不能放下飛龍而去。」無論如何,我要告訴大家,不管人類有多麼的厲害,對其傷害有多麼嚴重,人總是無法勝天的。深信“龍”還是龍,“鳳”還是鳳,鳳凰絕對不會離我遠去,因為「鳳凰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非甘泉不飲[5]。」龍與鳳永遠會形影相隨。

我更堅信鳳凰是不死的,死後還會再生,能治亂、興世。終有一天林園人會從睡夢中驚醒,深感沒有梧桐樹,誰招鳳凰來!使理念日趨成熟,開始建議政府宣誓「封山育林」,進一步改善週遭自然環境,相信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療傷止痛,鳳凰山一定會恢復昔日風采,使鳳凰 浴火重生。希望有朝一日,能再「擁抱林園在海之涯、在河之洲」;擁抱林園―鳳凰山麓、林木原鄉;「擁抱林園―魚蝦之渚,共享美宴。這是你我共同的期待…。

 

《最後,我要告訴各位看官,在此特別要提出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不是我們要特別珍惜這一隻鳥,而是這一隻鳥對阮林園人的意義實在太重大了。試想,依自然生態網之構成,一個鳥都無法生存的地方,人類豈能苟活。》

[1] 鳳凰山,簡稱鳳山。從現今鳳鼻頭起至鳳尾(黃埔軍校附近),山形似鳳,鳳山地名因而由來。

[2] 林半仙,清朝由唐山渡海來台的堪輿名師,在台灣頗負盛名,以巒頭及造葬法成名。

[3] 現位於林園鄉公所前蔣公銅像位址。

[4] 鳳尾,為現今鳳山黃埔軍校附近。

[5] 魏書王勰傳。

more…http://tw.myblog.yahoo.com/jw!uBkqtt6eGRkrOV5qny_5taiR5A--

 

 

悲情ㄟ林園(四):驚見你是林園人   黃健君 編 2004/3/5

  ◆林園事件的回顧與省思_In 1988,the Linyuan incident.

  土地被污名化,人民被妖魔化,全國皆公認為貪婪者。林園人!你該不該有權利活下去!


 

我家住在林園鄉

阮ㄟ故鄉是林園(昔稱林園庄),原來是一個很美麗的鄉村。它位於高雄縣的最南端,居下淡水溪出海口,西倚鳳山丘陵,東臨高屏溪,北納鳳山,南守台海與小琉球遙遙相望,依山傍水深具地域性的優越地位。

林園鄉是高屏溪口的沖積平原,高屏溪昔稱為「淡水溪」或「下淡水溪」,流域面積為全台最廣。其上游有楠梓仙溪、荖濃溪、隘寮溪、美濃溪、濁口溪等匯入,水量最大,來龍也最旺盛,龍隨水行,氣宇非凡。

再依其所處天然的形勢觀來,如由小琉球外海向高雄方向航行,遠遠的就可看見三隻飛禽在空中飛舞,其中以鳳山這隻『鳳鳥』最大,威力也最強。牠居於三鳥之中,左邊青龍是東港大鵬灣的『大鵬展翅』,居於右邊虎砂的是高雄港的『丹鳳朝陽』,三禽(丹鳳鳥、鳳凰鳥、大鵬鳥)齊飛向大海方向,小琉球是一顆龍鳳齊追逐的海上明珠,構成一幅"游龍戲鳳"景觀奇景圖。

真深深地感念老天爺恩賜阮有山有海又有大河,整體空間環境襯托著青山綠水海藍,山明水秀宛如人間仙境。林園的發跡,自古以來就有脈絡可循,因佔地利之便,無論是南島民族落居、唐山兄過台灣或是軍隊登陸入台,皆是最佳天然孔道。此地如無強擱勇的人,如何能長期踮居在此河口三角洲地帶。

林園古有鳳凰鳥傳說、林半仙人物傳奇、七鶴金面盆…等故事,並且擁有鳳鼻頭史前文化遺址、太平頂山、鳳山丘陵、日治時期古坑道、清水巖(巖仔)古蹟、林仔邊舊街老古集、王公廟廟會及下淡水溪口、汕尾與中芸漁港等自然人文景點。更有台灣海峽自然海岸、水域、溼地孕育著豐富的漁藏,使漁業人口最多,養殖業最發達。正是天然人文薈萃處,地靈人傑,文化悠久,資源物產豐富的魚米之鄉。如此優越條件,當可譜成山海河之戀曲,塑造文化與產業再發展,是一個具有發展潛力的新故鄉。

我真是三生有幸,出生在這麼美好的山水故鄉。回憶我童年的時候,常與海水溪水魚蝦為伍,更有那晨曦落日晚霞陪伴我,倘佯其中樂也盈盈。尤其喜歡在沙灘或寬廣的草原上,抬頭觀看日月星辰的風采,經常流連忘返,甚至把阿母三番付四交代要早點回家的話,拋諸腦後。每於華燈初上的夜暗暝,最喜歡拿著小板凳到中庭聽阿公阿嬤說故事,說到盡興之至,有時笑到大人拉褲,小孩(囝仔)滲尿。

記得以前居住鄉下還沒有電燈,晚上家家戶戶都以煤油燈或電土燈來點綴,常見滿天星斗窗前掛,銀河橫跨在天庭,此情此景今夕何在?如將現今我們所見到的城市光廊跟昔日的星夜天空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實在相差太遠了。

阿公阿嬤說來津津樂道:「話說古早古早以前,在北方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龍和鳳飛,四海雲遊,來到蓬萊仙島,見此人間仙境竟流連忘返…。」原來是在說林園的神話故事。不管是真亦是假?古道:「有鳳來兮,表吉祥富貴。」無論如何,鳳凰來兮,有詩為證「天有奇鳥名曰鳳凰,時下有德民富國昌。」

因此鳳凰鳥便是一種吉祥昌盛的象徵了,這可是阮林園人的福氣,世代當引以為傲人的地方。阿公阿嬤還說,這裡小孩出生,是男娃就選龍,寓意"望子成龍";是女孩就選鳳,寓意"望女成鳳"。龍鳳和鳴,雙雙齊飛,這龍與鳳的戀愛故事,可說是膾炙人口,成為人間美談。

抱著一份感恩的心,老天疼愛阮林園。猶記得兒時到清水巖遠足,站在鳳凰山頂上遠眺,仰觀晴空萬里晴,俯察地面山川田野之理緻,隱約可看到海上明珠―小琉球,整個林園近在眼前,這就是我最美麗的家園。回家路上心情甚感舒暢,見一草一木皆是萬般的可愛。心想,大家有空應該呼朋喚友相招逗陣看山觀河聽海去。

如此這般美好山水故鄉,假如求神祈禱有靈驗的話,阮也嘜再三敬請、奉請、拜請,一心三禮請,註生娘娘在上,弟子手拿清香三支虔心致意跪地乞求,願世世代代出生為林園人。

 

石化陰霾

人說:「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阮的故鄉似鳳凰般ㄟ美麗已不復再。土地被污名化,人民被妖魔化,全國皆公認為貪婪者。

始自民國六十二年(西元1973),行政院長 蔣經國先生大力推動十大建設,期望藉此帶動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繁榮進步,當時深受國人的讚揚與肯定,為台灣經濟發展奠定了深厚的根基。但亦有其負面的評價,當以石油化學工業污染,造成環境極具負面影響,為現今最受國人爭議與詬病的。

政府選址在林園建立石化工業區,收購三和庄地界土地三百八十餘公頃,約佔林園鄉面積八分之一,霎時使林園鄉變成為一個石化重鎮。當初政府和工業局官員騙我們說:「可帶來地方繁榮發展,提供林園人許多就業機會,以後大家都會有工作做,不必再風吹日曬耕田與討海了。」但事與願違,美麗謊言大家都只會說。事實證明政府是為了國家的經濟發展與社會繁榮,犧牲了林園的自然環境、人民生命和財產,不但使鄉民失土,並帶來嚴重的石化工業污染,美麗家園不復再。

當時正值戒嚴時期,決策係由上而下,地方未被充分尊重,人民的意見更無法上達,唯一能倚重的是林園鄉出身的省議員黃占岸先生。據知,當時政府選址考量為高雄和屏東兩地,占岸先生理所當然是極力向政府爭取落點高雄縣林園鄉。想起彼當時,論及國家十大建設,美哉其名!國人極具稱羨與肯定,唯恐求之不得,占岸先生何其不肖想。

林園挾其地理環境之優越雀屏中選,在推動設廠之初,政府即透過國家的傳聲筒行政院新聞局的大肆吹噓,全國各大媒體(電視、電台、報章雜誌等)大街小巷擴大鼓吹報導,十大建設一時成為國人注目的焦點。拜此之賜,林園鄉由一個台灣南疆默默的小鄉鎮,瞬間躍居為全國最大的石化工業重鎮,名聞國內外。舉如來訪外賓、歸國華僑或政府部門、國內大專院校、中小學生等參觀訪問者絡繹不絕,車水馬龍盛況空前!

記得當時我是上班族,服務於高雄縣政府地政部門,因上班途中,巧遇歸國華僑參觀車隊要禮讓優先通過,每每苦等多時造成上班遲到一、二個小時是常有的事,非但主管不加追究還好生羨慕。正因每當提起國家十大建設,林園子弟在全國各地昂首邁步,展風神並揚威寰宇紅不讓,喜從天降那怕是要擋也擋不住。如此風光一時,真是時也!運也!命也!其奈我何?祇因為我是林園人!

世事難料,在民國六十四年起三輕、四輕接連設廠,下游十八家國內大石化廠商也陸續進駐。一片火光熊熊取代夜晚暝的星空,狼煙四起淹沒了山明水秀,機器運轉聲聲傳遍田野村莊,熊熊煙火宛如飛龍在天,林園至此日夜不得安寧。

有一件最令人擔憂心驚的事,記得那時我家住在林園鄉中芸菜市場邊,鄰居剛好租給台大環境工程研究人員,其係受政府委託研究林園石化工業區對林園地區海陸環境影響程度評估分析。研究人員白天工作夜晚無事,私底下在喝茶聊天時談及林園的未來,這是我所聽聞的真話,也是大家最不願聽到的。

大家言及石化工業污染對林園地區環境負面影響極大,包括水、空氣、土壤及海洋等層面,如不重視環保配套措施,將來事態嚴重。石化污染對整體環境影響可分為三個時期:當初期污染階段,環境污染接受面尚能負荷,部分污染所及漁塭業和居家僅要求賠償損失,重新放養魚苗或擦擦門窗清洗衣物等,且尚能忍受自認倒楣了事;中期污染階段,層面日漸擴大,工業廢水污染了地下水、土壤、河川及海洋,空氣品質變得很差,當引起林園人對此公共議題的關切,形成共識,抗爭不已;到末期污染階段,林園人因致癌死亡率高,途中暴斃死於非命者眾,當引起林園人憤怒反撲!這不是危言聳聽,那是必然的事,政府何其不知?

真是令人聽之驚心動魄,聞之喪膽。但事已成定局,且木已成舟,頭(髮)也已剃落,為時已晚矣!破鏡重圓實已難。占岸先生萬萬沒料想到,有山海河美景的桃花源故鄉―林園,竟會淪落至這步田地。這是時代的悲劇,人間的苦難,是小我所無可奈何的呀!為何命會如此,只恨落土時命已注定,何必當初你要生為林園人。

當初時人民尚缺乏環保意識,政府又只重經濟而輕忽環保,使林園就像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終衝突迭起,埋下往後爆發激烈抗爭的惡果。在政府長期忽視不負責任之下,實在是忍無可忍,林園人發聲怒吼,終於在民國七十七年衝破臨界點,爆發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之全國最大環保抗爭「林園事件 In 1988,the Linyuan incident.」,幾乎一發不可收拾。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端發生早在民國七十一年,林園工業區內廠商即因廢水處理問題與當地民眾協調未果造成糾紛。民國七十七年九月二十日,由於南部地區連日豪雨引起林園聯合污水處理廠大量排放工業廢水,造成汕尾漁港內魚蝦大量死亡,居民因長期飽受環境污染,已怒不可遏。又見抽起地下水滿桶油污,林園大排下游河岸因積滿油漬曾引發大火,到處危機重重,生命飽受極度威脅,疑慮不安也隨之激增不已!且歷年來十七次公害糾紛屢屢處理不當,其對政府已失去信心,決定伺機揭竿而起自力救濟。

當事發後,經濟部工業局及肇事之石化工廠和主其事者環保署缺乏因應對策,在廢水外流事件中均未採取與民眾溝通的措施,居民積怨已深,星火燎原一觸即發。政府蔑視無能,林園人這下子吃了秤鉈鐵了心,因此引發民國七十七年九月至十月間,各村辦公處廣播發動圍堵廠區,村裡人頭鑽動紛紛傾巢而出,有如排山倒海而來,一發不可收拾,迫使十九家工廠陸續停工。

居民抗爭已衝暴臨界點且強行闖入污水處理廠,切斷電源阻止運作,此時危機重重。這場衝突隱含了不可測的衝突升高風險,即使於民國七十六年七月,蔣經國總統宣布解嚴,而於解嚴七個月後去世,未能親睹現狀。李登輝總統剛就任不久,在解嚴後也不曾出現過警民對抗如此險惡形勢,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鎮暴部隊已整裝集結就緒待命,戰事一觸即發其後果堪慮,情勢危急幾近動搖台灣引以為傲的石化業。

事端擴大後,政府囑由經濟部官員及高雄縣長、縣籍立委出面進行為期五天的溝通協調,結果由林園工業區各廠商賠償汕尾地區居民每人八萬元,中芸等四村每人五萬元及林園其餘每村建設基金一千萬元的條件下,居民同意林園石化工業區復工,賠償總金額高達十三億餘元,創下當時台灣公害史上最高的賠償紀錄,震驚海內外。

事後政府為掩飾其過,全面展開口誅筆伐、文攻武嚇,全國包括政府和學界大肆達伐,將林園人歸罪為環保流氓、暴民和貪婪之輩。無所不用其極的將它污名化,造成國人對林園人的誤解,失去當初環保訴求的正當性。舉如當時考試院長王作榮先生仗其文筆犀利,主掌全國文壇祭酒,撰文公開批判林園人是暴民流氓!政府也一再重申這是個案下不為例,否則一律鎮壓嚴辦殺無赦。

林園人為何命如此,我們可以了解政府的無能和心虛,不敢勇於承擔長期蔑視人民生命安全和造成財產損失的責任,居於在位者執政優勢並掌握傳媒推託諉過歸罪於草民,藉以轉移焦點罷了。

從此以後,出外的林園人都是低著頭走路,在大眾場合不敢說出伊是林園人,唯恐被嗤笑或冷諷謾罵。這不是林園人的原罪,為何要叫我輩承擔呢?真是天地良心,情何以堪?不會說話的林園人,你吃了多少悶虧?你是否有權利繼續活下去?

 

失落的林園人

自從民國六十二年(西元1973)政府開發林園工業區以來,林園的天空一直籠罩著『石化陰霾』總是揮之不去。從開始徵購工業區土地發放補償金,林園人一夜致富,錢來得容易去得也快,查埔人沉迷於大家樂或歌臺舞榭秦樓楚館,查某人點紅擦白打扮得花枝招展,手提著菜籃到菜市場晃蕩,萬花叢中爭奇鬥妍(艷),出手闊綽大方。雖已看不見窮困貧乏時的那種看秤又看錘,臨走時偷蔥又摸蒜之司空見慣行徑,卻聽得到張家長李家短嘰嘰喳喳話個不停。

在攀龍附鳳的人群當中,找不回原來林園人那種勤奮純樸的美德,一聲一聲唸著你的名也唤不回那顆誠摯赤子之心。沿途走訪汕尾耆老得知高屏溪口對岸溪埔河川地,土地非常地肥沃,原是汕尾地區人氏耕作地盤。半漁半耕的鄉民以漁筏為過溪運輸工具,主要種植甘藷、瓜果及鹹草等,鹹草可割來編織日常用品,使男耕女織、討海捕魚工作非常勤奮。但由於領取工業區補償費後,就不願意再吃苦,天天吃好做輕可,紛紛棄耕後即由彼岸新園鄉民佔據取而代之。

台灣錢真是淹腳目,到處熱錢滾滾。嗣後政府又陸續發放林園地區污染賠償金和以高於市價的隔離綠帶徵收補償金,如五路財神爺般一波接一波地財源滾滾而來,養成林園人財大氣粗,你兄我弟比排場拼酒氣,說話真大聲。如今你可看看我們的社區活動,總是離不開吃、喝、玩、拿等四好,甚至一個小小的活動晚會可花掉二、三十萬元以上者到處有之,還四處張揚炫耀其所能,唯恐人家不知。凡此種種可暱稱為標準型的「石化工業貴族」,除滿足某些私人的慾望外,一點也看不出有令人感動的地方,更嗅不出半丁點鄉土味道來。整個核心價值嚴重扭曲,目標錯置,漸漸走向不歸路。

俗話說的好:「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要返璞歸真實在比登天還要難。你我可知道這些資源在在都是用我們林園人的生命、財產和環境所換來的啊!這是生命錢為何我們不珍惜它?為何要踐踏它?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你是林園人,事實就是如此。

然令人可喜的事,近來你會驚見一群默默耕耘的婦女團體和社區志工,真正付出愛心與巧手,正施用魔法戮力打造我們的家園,無怨無悔的在鄉間角落勤耕著。每一次我看見他們,都由衷地感動好幾次,使我內心悸動而熱血奔騰。心想,是什麼力量驅使她們不斷的在揮汗打拼,在太陽底下不辭勞苦地狂熱奔走,香汗淋漓衣帶漸寬終不悔呢?人家不是傻瓜,也不是憨人,只因為伊是林園人。

假如能將時光倒流,回到來時路可有重新再選擇的機會,寧可不要工業區。最近聽說很多鄉鎮財政吃緊,訪客言談之間紛紛羨慕我林園鄉種種回饋金,屈指算來計有經濟部工業區補助地方公益活動及建設經費、工業區各廠商睦鄰基金、中油石化事業部睦鄰基金和台電大林火力發電廠電源開發補助金等等。另還有針對各村里、社區、機關、學校及社團的零星回饋,大粒雨小粒雨直直落,讓人好生羨慕。

奇怪的是為何沒有人問起我?如果有的話,小人可以很大聲地告訴他,林園鄉寧可不要石化工業區,只希望還給原來優美的山川自然環境和勤奮儉樸的鄉民,其餘什麼都可不要。也再三拜託政府嗣後在林園鄉有影響環境負面的重大建設,要先說清楚講明白,聽聽林園人的心聲與願景,問問阮林園人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作者:黃健君    地址:高雄縣林園鄉文賢村文化街13號

聯絡電話:(H)07-7428219  (O)07-6466677

簡歷:現年53歲  性別:男   職業:公務員

      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管理碩士

      土地行政高考及格

 

more…http://tw.myblog.yahoo.com/jw!uBkqtt6eGRkrOV5qny_5taiR5A--

 

林園事件

In 1988, the Linyuan incident (林園事件) -- the largest protest i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history in Taiwan -- came into the spotlight in Kaohsiung. Pollution caused by waste water discharged from petrochemical industry plants drove fishermen in Shanwei (汕尾) to besiege petrochemical factories.